“蝶变” “80后”老旧小区_资本观察

“蝶变” “80后”老旧小区

 

  1.0阶段 整治迫在眉睫

  “以前整个小区破破烂烂的,污水横流。”今年70岁的杨秀春阿姨是芗城区湖内新村的住户,说起一年前小区的环境状况,仍记忆犹新。湖内新村位于芗城区的西片区,小区始建于1986年,共有砖混住宅楼17幢362户,是市区较早兴建的一批小区之一。由于没有物业管理,无资金继续投入,湖内新村楼房老旧,道路破损,明沟堵塞,一到雨天就涝,排污管道及化粪池因为老化破损,时不时溢出污水,加之缺乏管理与约束,有些住户侵占小区公共区域,违章搭盖或乱放杂物等,小区成为名副其实的“脏乱差小区”。

  离湖内新村不远的乔安瑞京园,有着相同的境况。乔安瑞京园地处芗城区繁华的瑞京路,共9栋286户,平时无人管理,基础设施不完善,铁门和围栏年久失修,道路破损,绿化带无人维护杂草丛生等,滋生苍蝇老鼠,脏乱差现象到处可见。

  “你看,这两幢楼中央原先有一个小花圃,但由于无人管理,变成垃圾场,你丢一包我扔一件。”住户王漳福说,下水道更是堵塞严重,经常污水溢出来,臭不可闻。

  此外,存在类似问题的老旧小区还有金源花园、广华新村、教师新村等。

  “根据统计,漳州市区共有160多个老旧无物业小区。”漳州市芗城区规划办主任汪冕说,这些小区大多数建于上世纪80年代或90年代初,因面积较小、历史欠账多等原因,成为老旧无物业小区。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居民对居住环境的要求也不断提高,这些老旧无物业小区也成为漳州城市发展的“短板”,改造整治迫在眉睫。

  漳州市和芗城区两级党委、政府在深入研究分析的基础上,积极借鉴福州、厦门等地区的经验和做法, 全面启动无物业小区整治行动,突出“以块为主,条块结合”原则,建立“区街为主、市级监督、监管分离”的管理机制,截至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已累计整治121个无物业小区,惠及数万人,得到广大市民点赞。

  2.0阶段 小区旧貌换新颜

  冬日的上午,走进湖内新村,映入眼帘的是平整的道路、整洁的环境、郁郁葱葱的绿化带。“小区道路整洁了,大家饭前饭后都会出来晒晒太阳,走动一下。”杨秀春阿姨开心地说,有些邻居甚至把小茶几搬到室外,在暖洋洋的阳光下,泡泡热茶,聊聊天。

  “你看,这里原先是荒废的草地,后来有住户占去种菜,变成菜地。”湖内社区主任沈娇媚说,现在小区内所有被侵占的地方都已清退,并进行硬化提升,小区一下子就敞亮起来了。

  “还有这里,原先有人搭盖侵占到主干道,现在也已拆除复原,道路重新铺设后,主干道变宽敞了。”沈娇媚说,现在小区的多个路口,都安装了全新的路灯和视频监控,并将全部的排水沟加盖成暗渠,道路场地全部重新硬化,并规划停车位106个,新建了门岗房等。

  通过门面修整、道路硬化、 修整花木、规范车位等改造措施,如今的湖内新村已旧貌换新颜。

  “小区面貌一改变,连房子都升值了”。杨秀春笑着说,现在大家跳广场舞也有整洁干净的场所了。

  在乔安瑞京园,原先那块变成垃圾场的小花圃已清理干净了,铺上了漂亮的人行道砖,绿化带也重新改造了,下水道疏通及更换破损排水盖、电缆井盖,下水井、铁门围栏等全部进行改造修复。

  “现在雨天孩子去上学时,再也不用在砖头上跳着走了。”金宝社区主任陈白羽笑着说,小区毗邻着东铺头小学,是许多孩子上学的必经之路。

  湖内新桥、乔安瑞京园的“蝶变”,正是漳州市老旧无物业小区整治改造的缩影。

  据了解,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漳州市又完成16个无物业小区的改造,其中投入800万元,重点整治通北街道湖内新村、新桥街道教师新村等32个无物业小区,打造小区示范点。

  特别是2017年结合创城创卫工作,芗城区建立74个区直机关单位挂钩帮扶机制,采取调配、租赁等办法,进一步配备完善无物业小区文体活动场所、公益性上网场所、志愿服务站和公益性宣传公告栏等设施,得到广大市民点赞。

  据悉,在新的一年里,芗城区还将重点结合燃气管网和二次供水改造,持续推进无物业小区整治,并纳入为民办实事工程。

  3.0阶段 破解管理难题

  在刚刚闭幕不久的漳州市两会上,漳州市长刘远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今年将继续大力实施老旧小区的改造提升。

  “老旧无物业小区的修修补补,政府一直在做,但这两年来力度是最大的。”汪冕说,以前老旧无物业小区的修补,主要是体现在哪块道路破损了,哪条排水沟不畅时,就向上级部门申请一些资金进行修补,这是“1.0阶段”;全面启动无物业小区整治行动以来,累计整治超过100个,许多小区完成系统性改造提升,得到广大市民点赞,这是“2.0阶段”。

  经过全面的改造整治,小区的环境好了,可是今后怎么办,如何维系?脏乱差现象会不会反弹?没有物业,小区的事谁来管?这是许多居民普遍担忧的问题。

  “湖内新村现在改造后,目前由社区代管。”沈娇媚说,湖内新村现在主要住户以老人及租户居多,因为怕收取物业费有困难,许多物业公司都不敢来承接。

  而在乔安瑞京园,目前同样没有物业公司进驻,但在街道、社区的支持下, 成立了业委会暂时自治。

  “只是临时雇人进行小区保洁,费用由业委会向每家每户收取一点。”金福社区主任陈白羽坦言,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

  “一次提升,如没有长效的维护机制,还是会慢慢恢复原状。”汪冕说,无物业小区由社区先行代管,并非长久之计,要根本解决问题,或成立业委会自治,或建立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物业服务管理行业发展规范,合理划分由政府承担的政策性物业配套的服务及经营性有偿物业服务,这样才能持续下去,这就是“3.0阶段”。

  据了解,芗城区正在探索政府购买物业管理服务的形式,彻底解决老旧小区无法引进物业管理的突出问题,推动无物业小区治理从治标向治本的转变,提高社区自治能力,维护社会和谐与稳定。

  “设想由区属国企成立一家物业公司,进行公益性管理,政府给一定的补助。”王冕说,目前上级部门已着手开始这方面的探索与实践。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