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独角兽”中期扫描:业绩分化严重 股价3家

       ■ 本报记者 苏启桃 实习生 刘敏

       2018年,是“独角兽”大热的一年,亦是它们登陆资本市场最好的时机。今年来,仅A股市场就迎来4只“独角兽”,一时间绿色通道、上市大涨,热闹非凡。

       然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随着8月21日晚间药明康德披露2018年中报,“独角兽”们中期业绩已经基本跃然纸上。今天,金融投资报就带您扫描“独角兽们”上半年的业绩和市场表现,看看它们是真“兽”还是真“毒”。

A股“独角兽”中期扫描:业绩分化严重 股价3家

       业绩分化 宁德时代净利预降五成

       药明康德2018年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0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0.2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72亿元,同比增长71.31%。公司表示,营收增长主要是中国区实验室服务及临床CRO业务增速明显;而净利润增长逾七成是因金融资产计量的被投资公司的公允价值增加较多,而扣非后净利润为8.27亿元,同比增长32.30%。

       作为A股市场第一只“独角兽”,药明康德自其预披露招股书开始就受到市场极高关注。公司是最全面和最具研发实力的小分子化学药物发现、研发及开发一体化服务平台,是中国新药研发创新的开拓者和引领者。半年报业绩双增,算是经受住考验。

       紧随药明康德之后,深信服、工业富联和宁德时代3只“独角兽”也陆续上市。虽然同为“独角兽”,但业绩却出现分化,药明康德已经是“独角兽”中业绩增长的最好代表。

       被称为“云计算第一股”的深信服上半年营收净利增长并不同步。中报显示,今年1-6月公司营收11.78亿元,同比增长30.40%;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亿元,仅同比增长12.90%。公司解释称,净利增速不及营收增速主要是由于毛利率相对较低的云计算业务收入占比增加,综合毛利率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同时,销售费用、研发投入较上年同期增加较大。

       业绩更加不如人意的是工业富联和宁德时代,前者增收不增利,尽露代工厂本色,后者则直接预告净利下滑。工业富联的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589.94亿元,同比增长16.29%,但净利润仅54.44亿元,同比仅微增2.24%。对于增收不增利的原因,公司并未在中报中进行解释。

       而宁德时代目前并未披露中报,此前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8.84亿元-9.38亿元,同比下降51.20%-48.19%。对于净利的大幅下滑,公司称主要是上年同期转让了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取得的处置收益影响。而扣除该影响之后,受益于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国内动力电池市场需求较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增长以及公司前期投入拉线产能释放,公司扣非净利润是增长的,预计在6.71亿元-7.13亿元,同比增长31.43%-39.56%。


       股价三高一低  工业富联股价逼近发行价

       同为“独角兽”,业绩分化明显,在二级市场的待遇,自然也是不同。

       颇为巧合的是,金融投资报记者梳理发现,4只独角兽上市后的涨停板个数与中报业绩几乎呈正相关关系:最先上市且业绩表现最佳的药明康德上市后一口气收得16个涨停板,而深信服、宁德时代、工业富联则分别录得10个、8个和3个。

       而从股价走势来看,药明康德、深信服、宁德时代上市之后均获得资金青睐,上市以来股价涨幅明显,截至8月22日收盘,上市来的涨幅分别高达164.47%、119.40%和86.38%。

       具体而言,药明康德首发价21.60元,上市连拉16个涨停板之后虽然开板但股价还在继续上行,至6月4日最高摸至138.87元,一度翻了6倍余;宁德时代首发25.14元,虽然仅有8个涨停板,股价在70.54元就开板,但随后公司股价继续震荡上行,至7月25日一度创下95.08元的最高价,也曾翻了近4倍;深信服首发价更高30.07元,在10个涨停板开板之后也继续上行,于7月12日一度摸高至134.88元,涨了逾3倍。

       唯有一直争议不断的工业富联遭到投资者用脚投票,不仅投资者不买账,上市后股价上涨有限,到目前已经是破发状态。其6月8日上市,首发价格13.77元/股,首日开盘价16.52元,上市第四天最高摸至26.36元,还未翻番,之后便开启持续的下行之路。下跌至8月2日,工业富联股价已经跌破上市首日开盘价,当日报收16.24元。但下跌还未止步,8月20日一度跌至14.53元,8月22日报收14.76元,已经无限逼近其首发价了。

       当然,世上没有一直上涨的股价,虽然药明康德、深信服、宁德时代上市以来仍是大幅上涨状态,但相较于此前的最高价,也纷纷回撤,8月22日收盘价较最高价跌幅分别为40.77%、29.57%和29.04%。

       值得注意的是,在独角兽的流动股东中,赫然有很多外资和社保基金身影,一定程度上反映他们的偏好,但看好是一回事,能否赚钱是另一回事。

       比如,药明康德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全国社保基金一一六组合、四一四组合和UBS AG(瑞银集团),分别持有128.17万股、100.94万股、66.85万股;在深信服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也有全国社保基金六零二组合的身影,持股30.91万股。

       无独有偶,在工业富联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外资账户占6个,持股从158万股到1541万股不等,持股机构包括汇丰银行、UBS AG、富邦人寿、贝莱德资管等知名境外投资机构。然而复盘来看,QFII建仓时间基本只能在6月13日-29日,在这期间,其股价呈持续下行状态,最高价26.36元,最低价17.53元,若他们持股至今,则全部是被套状态。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