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持有股份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 升达林业债

       ■ 本报记者 黄彦韬

       屋漏偏逢连夜雨,升达林业又摊上事儿了。9月5日晚间,公司公告称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再次被新增轮候冻结。《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自6月5日公司大股东升达集团及实控人江昌政所持股权被司法冻结以来,短短3个月时间内,这已经是第四份股份冻结公示了,可以说,多个债主正排队追债。与此同时,今年以来,公司已收到若干来自监管层的问询函,股价在腰斩的同时击破发行价,8月31日更是创下自2008年上市以来的最低点。有分析人士指出,重重困难包围下公司要想走出泥潭或显得遥遥无期。

实控人持有股份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 升达林业债

       排队讨债根本“停不下来”

       据9月5日晚间公司公告显示,公司通过“自查”方式,获悉控股股东升达集团及实控人江昌政股份被新增司法轮候冻结的消息,同时表示除了查到数据外,尚未收到相关法院的正式法律文书、通知或其他信息。有市场人士指出,公司对“新增冻结对公司日常经营暂无直接影响,但若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的说法或显得有些自相矛盾。

       《金融投资报》记者就轮候冻结的法律解释咨询了四川公生明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勇,其表示,当某地法院因债权债务关系等原因冻结股东股份后,出现其他法院再次冻结的情形,则称为“轮候冻结”,意为“排队”。田勇说,较后实施轮候冻结的法院需等待前面的冻结解除或处置完成再行“接力”,同时不能将多次冻结时间简单相加计算股份解冻的最终日期,因为法院还可能在冻结到期后延长冻结。

       记者注意到,早在今年6月5日,公司就公布大股东升达集团被冻结9成以上股份及实控人江昌政被全额冻结股份的消息。当日公告显示的冻结原因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诉四川升达林产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江昌政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

       一石激起千层浪,“排队讨债”开始停不下来。8月3日,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向中华、江山均被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100%股份;同时,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均对升达集团及江昌政所持股份实行轮候冻结。有投资者在股吧吐槽称,公司这半年,备受全国各地法院的“青睐”。《金融投资报》记者也曾因了解具体情况多次致电升达林业实控人江昌政的手机,对方均无曾接听。

       “在公司没有申请破产的时候,债权债务清算依照法律应该按冻结时间的早晚顺序进行,先冻结的在前,轮候冻结的在后,一家一家来。”田勇说,如果公司自己或者债权人对法院提起破产申请,进入破产程序的话,债务就按照各自比例来进行偿还。


       增资全之脉弃权 放弃治疗?

       就在刚刚过去的9月3日,公司召开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公司拟对外投资暨与杭州全之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签订<增资扩股协议>的议案》,会议由董事长江昌政主持。然而,最终审议结果却未能通过。

       从投票情况来看,通过现场及网络投票出息会议的股东代表共计55名,代表公司股份数2.62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4.82%;值得一提的是,55人中有49人均是中小投资者,且均未到达现场,而是通过网络投票进行。表决结果显示,同意1614.3万股,占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6.16%;反对2251.51万股,占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8.6%;弃权2.23亿股,占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85.24%。Wind数据股东分析显示,升达集团为升达林业的大股东,持有公司25.34%的股份;董事长江昌政为升达集团的绝对控股股东,持有升达集团53.46%的股份,通过升达集团间接控制升达林业的同时,还持有直接持有升达林业2867.67万股。

       富有戏剧性的事情是,此次股东大会表决中,中小投资者投票情况显示,同意1614.3万股,占中小投资者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41.76%;反对2251.51万股,占中小投资者有效表决权总数的58.24%。

       可以看到,此次股东大会的投票及结果,完全由通过网络投票的中小投资者决定,而持有股份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6名出席现场会议的股东则全部弃权。有投资者表示疑惑:是不是因为股东所持股份此前被冻结所以不能进行投票表决?

       对此,田勇表示,股份冻结只是限制了股东对冻结股份的交易权及质押权,而并不影响其投票表决的权利,因此股东弃权表决可能存在其他原因。

       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从历史经验看,出现这种情况有可能是被冻结股份的主体认为股份处置已经是迟早的事情,因为股份处置后会导致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因此目前无心于再在公司行使相关权利,也就是常说的“放弃治疗”了。


       监管层问询不断 未来何去何从?

       压力还来自于监管层持续不断的问询。9月3日晚间,公司公告称于8月31日收到四川证监局的问询函,就公司未经决策审议程序为控股股东升达集团提供担保,并因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形成大股东资金占用6.36亿元及过去12个月内作为被起诉方涉及大量诉讼仲裁事项等问题对公司进行关注。

       上述事项于8月30日也收到了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关注函。8月8日,深交所还就公司披露对杭州全之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扩股的具体事项进行了问询。6月22日,深交所对公司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原因、合理性、合规性及后续安排等进行问询。除此之外,还有关于对股份被大额冻结的问询、年报问询……

       中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亏损3314.87万元,同比下滑1002.1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22亿元,同比下降1165.98%;基本每股收益-0.0433元,同比下滑466.95%。

       有分析人士认为,公司重组失败是一次不小的挫折,如今股价一落千丈、债主排队讨债、监管层问询不断,主营业务得不到突破,转型增资全之脉又再度受阻,重重困难包围下要想走出泥潭或显得遥遥无期。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