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银行共收900余张罚单 多家银行因违规输血

    2018年依然是强监管年。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网站显示,一季度,各地监管部门对银行共开具罚单900余张,同业业务、理财业务、票据业务收到罚单最多。此外,有十余张罚单涉及房贷业务。

  此前,原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在发布会上表示,监管工作主要围绕“治乱象,防风险”两方面展开,其中,深入整治市场乱象,有序化解重点领域风险主要从以下方面入手:降低企业负债率、抑制居民杠杆率、压缩同业投资、规范交叉金融产品、整治违法违规业务、打击非法金融活动、清理规范金融控股公司、有序处置高风险机构、遏制房地产泡沫化以及配合地方政府整顿隐性债务等。

  消费贷款流入楼市

  央行数据显示,2017年12月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32.25万亿元,同比增长20.9%,增速比上年末回落6.1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1.86万亿元,同比增长22.2%,增速比上年末回落14.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2017全年居民短期贷款增加1.83万亿元,同比增长181.8%。

  某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以前很多人办大额信用卡透支买房,但是随着信用卡审批日趋严格,金额也达不到首付要求,且对房地产类别下刷卡有金额限制,这条路已经被堵死,因此前些年还有信用卡资金流入房地产的处罚,近两年看不到了,大部分人都开始转向消费贷和典当行。

  此前,原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在发布会上表示,监管工作主要围绕“治乱象,防风险”两方面展开,其中,深入整治市场乱象,有序化解重点领域风险主要从以下方面入手:降低企业负债率、抑制居民杠杆率、压缩同业投资、规范交叉金融产品、整治违法违规业务、打击非法金融活动、清理规范金融控股公司、有序处置高风险机构、遏制房地产泡沫化以及配合地方政府整顿隐性债务等。

  消费贷款流入楼市

  央行数据显示,2017年12月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32.25万亿元,同比增长20.9%,增速比上年末回落6.1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1.86万亿元,同比增长22.2%,增速比上年末回落14.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2017全年居民短期贷款增加1.83万亿元,同比增长181.8%。

  某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以前很多人办大额信用卡透支买房,但是随着信用卡审批日趋严格,金额也达不到首付要求,且对房地产类别下刷卡有金额限制,这条路已经被堵死,因此前些年还有信用卡资金流入房地产的处罚,近两年看不到了,大部分人都开始转向消费贷和典当行。

  据本报记者了解,典当行对于房屋抵押评估值比较低,例如价值200万元的房产,银行抵押贷款可以贷到150万元左右,但是典当行只能贷到120万元左右甚至更低,且利息较高,但是典当行的一大优势就是放款快,且没有相关审批。不过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从银行贷款仍是首选。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王兆星近日出席中国银行业协会第七届会员大会四次会议上表示,要努力抑制居民杠杆率,严控个人消费贷款等违规流入股市和房市,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

  根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一季度,有十余张罚单开给了资金违规流入楼市的银行。

  例如,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因个人综合消费贷款被挪用于购房首付,违规向借款人发放虚假按揭贷款,调查审查失职、虚增存贷款。被河南银监局罚款90万元。厦门银监局也对某国有银行厦门市分行罚款35万元,处罚原因为个人消费、经营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

  此外,某上市银行上海分行,因对同业投资资金投向未尽合规性审查义务,2014年12月份至2017年7月份,某同业投资资金投向项目资本金不到位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被上海银监局罚款50万元。

  浙商证券研究员陈翔认为,2012年至2016年的5年中,短期消费性贷款占社会零售总额的比例都维持在3%±0.5%的范围内浮动。2017年,短期消费性贷款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大幅上升至6%。而由于短期消费贷款资金用途上难以进行密切跟踪,真实的资金用途相对并不可控。

  2017年全年新增居民短期消费性贷款总量1.87万亿元,如果按照相对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5%的比例来衡量合理的短期消费性贷款需求,在正常范围内的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大致为1.08万亿元,余下接近8000亿元的新增短期消费贷款极有可能以首付贷等违规形式流入房地产。

  据本报记者了解,各家银行对于消费贷款金额上限规定不一,例如北京银监局曾下文,要求个人消费贷原则上发放金额不超过100万元、期限为10年以内,以防止个人消费贷款违规进入楼市股市,许多地区则未有明确说明。

  个人经营贷款监管趋严

  据融360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2月份,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46%,相当于基准利率的1.114倍,较今年1月份环比上升0.55%。在全国35个城市533家银行中,虽然有469家银行的首套房贷款利率与1月份持平,占比87.99%;但目前已经有53家上调了首套房贷款利率,占比9.94%,此外还有34家银行分(支)行暂停受理首套房贷业务。

  房贷收紧,利率上浮,放款困难,使得一部分人将目光投向了个人经营贷款。与消费贷款不同,个人经营贷款的借款上限更高,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游资便利。《证券日报》记者咨询中国银行客服,其表示,个人投资经营贷款的金额起点为3万元,最高金额一般不超过300万元,个人投资经营贷款的期限最长不超过5年。需要借款人提供资格证明文件、贷款用途证明文件,如购销合同等,经营企业的财务报表等。

  工商银行官网也显示,个人经营贷款,有贷款额度高的特点,最高可达300万元,工商银行个人经营贷款最长借款年限为3年,要求借款人有合法的经营资格,能提供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合伙企业营业执照、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或持有营运证、商户经营证、摊位证等经营证照或其他合法、有效经营资质证明,并要求借款人在工行开立个人结算账户。

  有银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消费贷款普遍贷款额度不高,对于一二线城市来说,金额杯水车薪,个人经营贷款借款额度高,许多人就打起了歪主意。不过近两年来,总行到监管对于经营贷款的检查都十分严格,交易背书层层把关。

  早在去年9月份,北京市银监局联合央行北京营管部发文,要求辖内各银行对单笔20万元以上的个人消费贷、对单笔100万元以上的个人经营贷、对单笔20万元以上的信用卡透支业务开展自查。

  陈翔认为,2018年居民中长期消费性贷款将会维持稳定,居民降杠杆工作重点将是消费性贷款的结构性调整,对于流入楼市的违规贷款,将会明确打压。而对于目前合理的购房需求,包括刚需首次置业及合理的改善需求都将予以支持,并非一刀切的将楼市信贷政策全面收紧误伤合理购房需求。

  相关新闻

  监管盯上不良资产虚假出表多家银行租赁公司吃罚单

  本报记者 毛宇舟

  近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召开会议,强调积极推动银行资产“回表”,积极化解影子银行风险,全面清理整顿金融秩序。事实上,今年一季度,已经有多家机构因为不良资产虚假出表被罚,其中包括农商行、农村信用社、金融租赁公司等。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2017年因不良资产虚假出表被罚的只有贵州仁怀茅台农商行和贵州遵义汇川农商行等少数几家银行,今年监管力度加大不言而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本报记者表示,近段时间监管的各个政策都是在引导银行将资产质量真实反映出来,该暴露的要暴露。

  监管政策加码

  去年,监管层印发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银监办发46号),根据《通知》内容,监管套利是指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违反监管制度或监管指标要求来获取收益的套利行为。规避信用风险监管套利,主要是银行通过搭桥、相互代持、安排显性或隐性回购条款藏匿不良贷款,或者人为调整贷款风险分类,低估抵债资产等手段,实现减计风险资产、少提减值准备、优化监管指标、美化财务报表的目的。

  整治内容包括是否通过各类资管计划违规转让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人为调节监管指标,是否违反监管规定或会计准则,通过调整贷款分类、重组贷款、虚假盘活、过桥贷款、以贷收贷、平移贷款等掩盖不良,降低信用风险指标或调整拨备充足率指标等。

  今年初,因为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受罚的机构就多达5家。海口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三亚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文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乐东黎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因通过定向资管计划将不良贷款虚假出表,人为调节监管指标,分别被罚款45万元、40万元、40万元、40万元。

  国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则因为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深圳银监局罚款50万元。

  事实上,严查银行不良资产虚假出表是今年监管重点。两会前夕,原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表示,目前部分银行资产分类不真实、不准确,甚至还存在不良资产的隐藏、转移以及虚假出表等问题,信用风险防控能力不充足。

  一位接近监管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不良资产虚假出表,风险仍然留在银行系统内。就银行而言,国有大行的风险暴露的比较充分,数字相对真实;城商行和农商行这类问题比较严重,是今年监管检查重点。

  2016年,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要求出让方银行应当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对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进行会计核算和账务处理。开展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的,在涉及到计算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比例和拨备覆盖率等指标时,出让方银行应当继续将这些部分计入不良贷款统计口径。同时,按照会计处理和风险实际承担情况计提拨备。

  这在一定程度上阻断了不良资产出表的通道,但是业内人士表示,买断反委托,通道模式代持等手段依然屡禁不止,银行将不良资产打包给资产管理公司,再约定一个时间买回来,资产管理公司也乐意赚通道费。而银行不愿意处置这些不良原因较多,包括转让价格低,计提拨备等。

  引导银行资产回表

  3月初,监管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明确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至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至2.5%。

  通知要求,各级监管部门在调整区间范围内,按照同质同类、“一行一策”原则,明确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一行一策”是指,各机构监管部门和银监局按照上述通知和实施细则,进一步明确单家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在确定单家银行具体监管要求时,应考虑贷款分类准确性、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资本充足性三方面因素。按照孰高原则,确定贷款损失准备最低监管要求。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分析,新政是监管部门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殭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而出台的有效举措,可令银行在净利润不受影响前提下,加大不良核销力度,做实资产质量。

  董希淼对本报记者表示,近期下发的这些政策,有利于引导银行将资产质量真实反映出来。不过,监管同时也应注意到,在小微、三农等行业,监管对于不良的容忍度仍应该有政策上的适度倾斜,在许多层面上执行得仍不到位。

  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多家银行拨备覆盖率有所上升。大行中,农业银行拨备覆盖率,达到208.37%,同比上年上升了7.6个百分点。中信银行2017年拨备覆盖率、贷款拨备率分别为169.44%和2.84%,比上年末分别上升13.94、0.22个百分点。

  招行副行长唐志宏在投资者业绩会上表示,拨备是管控资产质量重要工具,不仅是不良率生成率的结果,也表现为未来的损失做的最后的准备。银行的审慎主要表现在拨备上,拨备表现为逆周期的。虽然现在资产质量好转,未来还会保持进一步好转的趋势,但在经济由高速增长向质量增长的转变中,体质结构矛盾还将持续暴露,一定会表现在企业的风险,传导到银行。

018年依然是强监管年。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网站显示,一季度,各地监管部门对银行共开具罚单900余张,同业业务、理财业务、票据业务收到罚单最多。此外,有十余张罚单涉及房贷业务。

  此前,原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在发布会上表示,监管工作主要围绕“治乱象,防风险”两方面展开,其中,深入整治市场乱象,有序化解重点领域风险主要从以下方面入手:降低企业负债率、抑制居民杠杆率、压缩同业投资、规范交叉金融产品、整治违法违规业务、打击非法金融活动、清理规范金融控股公司、有序处置高风险机构、遏制房地产泡沫化以及配合地方政府整顿隐性债务等。

  消费贷款流入楼市

  央行数据显示,2017年12月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32.25万亿元,同比增长20.9%,增速比上年末回落6.1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1.86万亿元,同比增长22.2%,增速比上年末回落14.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2017全年居民短期贷款增加1.83万亿元,同比增长181.8%。

  某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以前很多人办大额信用卡透支买房,但是随着信用卡审批日趋严格,金额也达不到首付要求,且对房地产类别下刷卡有金额限制,这条路已经被堵死,因此前些年还有信用卡资金流入房地产的处罚,近两年看不到了,大部分人都开始转向消费贷和典当行。

  据本报记者了解,典当行对于房屋抵押评估值比较低,例如价值200万元的房产,银行抵押贷款可以贷到150万元左右,但是典当行只能贷到120万元左右甚至更低,且利息较高,但是典当行的一大优势就是放款快,且没有相关审批。不过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从银行贷款仍是首选。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王兆星近日出席中国银行业协会第七届会员大会四次会议上表示,要努力抑制居民杠杆率,严控个人消费贷款等违规流入股市和房市,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

  根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一季度,有十余张罚单开给了资金违规流入楼市的银行。

  例如,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因个人综合消费贷款被挪用于购房首付,违规向借款人发放虚假按揭贷款,调查审查失职、虚增存贷款。被河南银监局罚款90万元。厦门银监局也对某国有银行厦门市分行罚款35万元,处罚原因为个人消费、经营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

  此外,某上市银行上海分行,因对同业投资资金投向未尽合规性审查义务,2014年12月份至2017年7月份,某同业投资资金投向项目资本金不到位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被上海银监局罚款50万元。

  浙商证券研究员陈翔认为,2012年至2016年的5年中,短期消费性贷款占社会零售总额的比例都维持在3%±0.5%的范围内浮动。2017年,短期消费性贷款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大幅上升至6%。而由于短期消费贷款资金用途上难以进行密切跟踪,真实的资金用途相对并不可控。

  2017年全年新增居民短期消费性贷款总量1.87万亿元,如果按照相对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5%的比例来衡量合理的短期消费性贷款需求,在正常范围内的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大致为1.08万亿元,余下接近8000亿元的新增短期消费贷款极有可能以首付贷等违规形式流入房地产。

  据本报记者了解,各家银行对于消费贷款金额上限规定不一,例如北京银监局曾下文,要求个人消费贷原则上发放金额不超过100万元、期限为10年以内,以防止个人消费贷款违规进入楼市股市,许多地区则未有明确说明。

  个人经营贷款监管趋严

  据融360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2月份,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46%,相当于基准利率的1.114倍,较今年1月份环比上升0.55%。在全国35个城市533家银行中,虽然有469家银行的首套房贷款利率与1月份持平,占比87.99%;但目前已经有53家上调了首套房贷款利率,占比9.94%,此外还有34家银行分(支)行暂停受理首套房贷业务。

  房贷收紧,利率上浮,放款困难,使得一部分人将目光投向了个人经营贷款。与消费贷款不同,个人经营贷款的借款上限更高,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游资便利。《证券日报》记者咨询中国银行客服,其表示,个人投资经营贷款的金额起点为3万元,最高金额一般不超过300万元,个人投资经营贷款的期限最长不超过5年。需要借款人提供资格证明文件、贷款用途证明文件,如购销合同等,经营企业的财务报表等。

  工商银行官网也显示,个人经营贷款,有贷款额度高的特点,最高可达300万元,工商银行个人经营贷款最长借款年限为3年,要求借款人有合法的经营资格,能提供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合伙企业营业执照、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或持有营运证、商户经营证、摊位证等经营证照或其他合法、有效经营资质证明,并要求借款人在工行开立个人结算账户。

  有银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消费贷款普遍贷款额度不高,对于一二线城市来说,金额杯水车薪,个人经营贷款借款额度高,许多人就打起了歪主意。不过近两年来,总行到监管对于经营贷款的检查都十分严格,交易背书层层把关。

  早在去年9月份,北京市银监局联合央行北京营管部发文,要求辖内各银行对单笔20万元以上的个人消费贷、对单笔100万元以上的个人经营贷、对单笔20万元以上的信用卡透支业务开展自查。

  陈翔认为,2018年居民中长期消费性贷款将会维持稳定,居民降杠杆工作重点将是消费性贷款的结构性调整,对于流入楼市的违规贷款,将会明确打压。而对于目前合理的购房需求,包括刚需首次置业及合理的改善需求都将予以支持,并非一刀切的将楼市信贷政策全面收紧误伤合理购房需求。

  相关新闻

  监管盯上不良资产虚假出表多家银行租赁公司吃罚单

  本报记者 毛宇舟

  近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召开会议,强调积极推动银行资产“回表”,积极化解影子银行风险,全面清理整顿金融秩序。事实上,今年一季度,已经有多家机构因为不良资产虚假出表被罚,其中包括农商行、农村信用社、金融租赁公司等。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2017年因不良资产虚假出表被罚的只有贵州仁怀茅台农商行和贵州遵义汇川农商行等少数几家银行,今年监管力度加大不言而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本报记者表示,近段时间监管的各个政策都是在引导银行将资产质量真实反映出来,该暴露的要暴露。

  监管政策加码

  去年,监管层印发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银监办发46号),根据《通知》内容,监管套利是指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违反监管制度或监管指标要求来获取收益的套利行为。规避信用风险监管套利,主要是银行通过搭桥、相互代持、安排显性或隐性回购条款藏匿不良贷款,或者人为调整贷款风险分类,低估抵债资产等手段,实现减计风险资产、少提减值准备、优化监管指标、美化财务报表的目的。

  整治内容包括是否通过各类资管计划违规转让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人为调节监管指标,是否违反监管规定或会计准则,通过调整贷款分类、重组贷款、虚假盘活、过桥贷款、以贷收贷、平移贷款等掩盖不良,降低信用风险指标或调整拨备充足率指标等。

  今年初,因为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受罚的机构就多达5家。海口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三亚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文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乐东黎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因通过定向资管计划将不良贷款虚假出表,人为调节监管指标,分别被罚款45万元、40万元、40万元、40万元。

  国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则因为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深圳银监局罚款50万元。

  事实上,严查银行不良资产虚假出表是今年监管重点。两会前夕,原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表示,目前部分银行资产分类不真实、不准确,甚至还存在不良资产的隐藏、转移以及虚假出表等问题,信用风险防控能力不充足。

  一位接近监管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不良资产虚假出表,风险仍然留在银行系统内。就银行而言,国有大行的风险暴露的比较充分,数字相对真实;城商行和农商行这类问题比较严重,是今年监管检查重点。

  2016年,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要求出让方银行应当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对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进行会计核算和账务处理。开展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的,在涉及到计算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比例和拨备覆盖率等指标时,出让方银行应当继续将这些部分计入不良贷款统计口径。同时,按照会计处理和风险实际承担情况计提拨备。

  这在一定程度上阻断了不良资产出表的通道,但是业内人士表示,买断反委托,通道模式代持等手段依然屡禁不止,银行将不良资产打包给资产管理公司,再约定一个时间买回来,资产管理公司也乐意赚通道费。而银行不愿意处置这些不良原因较多,包括转让价格低,计提拨备等。

  引导银行资产回表

  3月初,监管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明确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至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至2.5%。

  通知要求,各级监管部门在调整区间范围内,按照同质同类、“一行一策”原则,明确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一行一策”是指,各机构监管部门和银监局按照上述通知和实施细则,进一步明确单家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在确定单家银行具体监管要求时,应考虑贷款分类准确性、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资本充足性三方面因素。按照孰高原则,确定贷款损失准备最低监管要求。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分析,新政是监管部门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殭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而出台的有效举措,可令银行在净利润不受影响前提下,加大不良核销力度,做实资产质量。

  董希淼对本报记者表示,近期下发的这些政策,有利于引导银行将资产质量真实反映出来。不过,监管同时也应注意到,在小微、三农等行业,监管对于不良的容忍度仍应该有政策上的适度倾斜,在许多层面上执行得仍不到位。

  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多家银行拨备覆盖率有所上升。大行中,农业银行拨备覆盖率,达到208.37%,同比上年上升了7.6个百分点。中信银行2017年拨备覆盖率、贷款拨备率分别为169.44%和2.84%,比上年末分别上升13.94、0.22个百分点。

  招行副行长唐志宏在投资者业绩会上表示,拨备是管控资产质量重要工具,不仅是不良率生成率的结果,也表现为未来的损失做的最后的准备。银行的审慎主要表现在拨备上,拨备表现为逆周期的。虽然现在资产质量好转,未来还会保持进一步好转的趋势,但在经济由高速增长向质量增长的转变中,体质结构矛盾还将持续暴露,一定会表现在企业的风险,传导到银行。

》记者表示,以前很多人办大额信用卡透支买房,但是随着信用卡审批日趋严格,金额也达不到首付要求,且对房地产类别下刷卡有金额限制,这条路已经被堵死,因此前些年还有信用卡资金流入房地产的处罚,近两年看不到了,大部分人都开始转向消费贷和典当行。

  据本报记者了解,典当行对于房屋抵押评估值比较低,例如价值200万元的房产,银行抵押贷款可以贷到150万元左右,但是典当行只能贷到120万元左右甚至更低,且利息较高,但是典当行的一大优势就是放款快,且没有相关审批。不过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从银行贷款仍是首选。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王兆星近日出席中国银行业协会第七届会员大会四次会议上表示,要努力抑制居民杠杆率,严控个人消费贷款等违规流入股市和房市,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

  根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一季度,有十余张罚单开给了资金违规流入楼市的银行。

  例如,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因个人综合消费贷款被挪用于购房首付,违规向借款人发放虚假按揭贷款,调查审查失职、虚增存贷款。被河南银监局罚款90万元。厦门银监局也对某国有银行厦门市分行罚款35万元,处罚原因为个人消费、经营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

  此外,某上市银行上海分行,因对同业投资资金投向未尽合规性审查义务,2014年12月份至2017年7月份,某同业投资资金投向项目资本金不到位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被上海银监局罚款50万元。

  浙商证券研究员陈翔认为,2012年至2016年的5年中,短期消费性贷款占社会零售总额的比例都维持在3%±0.5%的范围内浮动。2017年,短期消费性贷款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大幅上升至6%。而由于短期消费贷款资金用途上难以进行密切跟踪,真实的资金用途相对并不可控。

  2017年全年新增居民短期消费性贷款总量1.87万亿元,如果按照相对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5%的比例来衡量合理的短期消费性贷款需求,在正常范围内的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大致为1.08万亿元,余下接近8000亿元的新增短期消费贷款极有可能以首付贷等违规形式流入房地产。

  据本报记者了解,各家银行对于消费贷款金额上限规定不一,例如北京银监局曾下文,要求个人消费贷原则上发放金额不超过100万元、期限为10年以内,以防止个人消费贷款违规进入楼市股市,许多地区则未有明确说明。

  个人经营贷款监管趋严

  据融360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2月份,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46%,相当于基准利率的1.114倍,较今年1月份环比上升0.55%。在全国35个城市533家银行中,虽然有469家银行的首套房贷款利率与1月份持平,占比87.99%;但目前已经有53家上调了首套房贷款利率,占比9.94%,此外还有34家银行分(支)行暂停受理首套房贷业务。

  房贷收紧,利率上浮,放款困难,使得一部分人将目光投向了个人经营贷款。与消费贷款不同,个人经营贷款的借款上限更高,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游资便利。《证券日报》记者咨询中国银行客服,其表示,个人投资经营贷款的金额起点为3万元,最高金额一般不超过300万元,个人投资经营贷款的期限最长不超过5年。需要借款人提供资格证明文件、贷款用途证明文件,如购销合同等,经营企业的财务报表等。

  工商银行官网也显示,个人经营贷款,有贷款额度高的特点,最高可达300万元,工商银行个人经营贷款最长借款年限为3年,要求借款人有合法的经营资格,能提供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合伙企业营业执照、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或持有营运证、商户经营证、摊位证等经营证照或其他合法、有效经营资质证明,并要求借款人在工行开立个人结算账户。

  有银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消费贷款普遍贷款额度不高,对于一二线城市来说,金额杯水车薪,个人经营贷款借款额度高,许多人就打起了歪主意。不过近两年来,总行到监管对于经营贷款的检查都十分严格,交易背书层层把关。

  早在去年9月份,北京市银监局联合央行北京营管部发文,要求辖内各银行对单笔20万元以上的个人消费贷、对单笔100万元以上的个人经营贷、对单笔20万元以上的信用卡透支业务开展自查。

  陈翔认为,2018年居民中长期消费性贷款将会维持稳定,居民降杠杆工作重点将是消费性贷款的结构性调整,对于流入楼市的违规贷款,将会明确打压。而对于目前合理的购房需求,包括刚需首次置业及合理的改善需求都将予以支持,并非一刀切的将楼市信贷政策全面收紧误伤合理购房需求。

  相关新闻

  监管盯上不良资产虚假出表多家银行租赁公司吃罚单

  本报记者 毛宇舟

  近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召开会议,强调积极推动银行资产“回表”,积极化解影子银行风险,全面清理整顿金融秩序。事实上,今年一季度,已经有多家机构因为不良资产虚假出表被罚,其中包括农商行、农村信用社、金融租赁公司等。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2017年因不良资产虚假出表被罚的只有贵州仁怀茅台农商行和贵州遵义汇川农商行等少数几家银行,今年监管力度加大不言而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本报记者表示,近段时间监管的各个政策都是在引导银行将资产质量真实反映出来,该暴露的要暴露。

  监管政策加码

  去年,监管层印发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银监办发46号),根据《通知》内容,监管套利是指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违反监管制度或监管指标要求来获取收益的套利行为。规避信用风险监管套利,主要是银行通过搭桥、相互代持、安排显性或隐性回购条款藏匿不良贷款,或者人为调整贷款风险分类,低估抵债资产等手段,实现减计风险资产、少提减值准备、优化监管指标、美化财务报表的目的。

  整治内容包括是否通过各类资管计划违规转让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人为调节监管指标,是否违反监管规定或会计准则,通过调整贷款分类、重组贷款、虚假盘活、过桥贷款、以贷收贷、平移贷款等掩盖不良,降低信用风险指标或调整拨备充足率指标等。

  今年初,因为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受罚的机构就多达5家。海口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三亚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文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乐东黎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因通过定向资管计划将不良贷款虚假出表,人为调节监管指标,分别被罚款45万元、40万元、40万元、40万元。

  国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则因为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深圳银监局罚款50万元。

  事实上,严查银行不良资产虚假出表是今年监管重点。两会前夕,原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表示,目前部分银行资产分类不真实、不准确,甚至还存在不良资产的隐藏、转移以及虚假出表等问题,信用风险防控能力不充足。

  一位接近监管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不良资产虚假出表,风险仍然留在银行系统内。就银行而言,国有大行的风险暴露的比较充分,数字相对真实;城商行和农商行这类问题比较严重,是今年监管检查重点。

  2016年,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要求出让方银行应当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对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进行会计核算和账务处理。开展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的,在涉及到计算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比例和拨备覆盖率等指标时,出让方银行应当继续将这些部分计入不良贷款统计口径。同时,按照会计处理和风险实际承担情况计提拨备。

  这在一定程度上阻断了不良资产出表的通道,但是业内人士表示,买断反委托,通道模式代持等手段依然屡禁不止,银行将不良资产打包给资产管理公司,再约定一个时间买回来,资产管理公司也乐意赚通道费。而银行不愿意处置这些不良原因较多,包括转让价格低,计提拨备等。

  引导银行资产回表

  3月初,监管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明确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至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至2.5%。

  通知要求,各级监管部门在调整区间范围内,按照同质同类、“一行一策”原则,明确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一行一策”是指,各机构监管部门和银监局按照上述通知和实施细则,进一步明确单家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在确定单家银行具体监管要求时,应考虑贷款分类准确性、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资本充足性三方面因素。按照孰高原则,确定贷款损失准备最低监管要求。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分析,新政是监管部门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殭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而出台的有效举措,可令银行在净利润不受影响前提下,加大不良核销力度,做实资产质量。

  董希淼对本报记者表示,近期下发的这些政策,有利于引导银行将资产质量真实反映出来。不过,监管同时也应注意到,在小微、三农等行业,监管对于不良的容忍度仍应该有政策上的适度倾斜,在许多层面上执行得仍不到位。

  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多家银行拨备覆盖率有所上升。大行中,农业银行拨备覆盖率,达到208.37%,同比上年上升了7.6个百分点。中信银行2017年拨备覆盖率、贷款拨备率分别为169.44%和2.84%,比上年末分别上升13.94、0.22个百分点。

  招行副行长唐志宏在投资者业绩会上表示,拨备是管控资产质量重要工具,不仅是不良率生成率的结果,也表现为未来的损失做的最后的准备。银行的审慎主要表现在拨备上,拨备表现为逆周期的。虽然现在资产质量好转,未来还会保持进一步好转的趋势,但在经济由高速增长向质量增长的转变中,体质结构矛盾还将持续暴露,一定会表现在企业的风险,传导到银行。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