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银行券商险企数量创新高 金融机构为何热衷_资本观察

排队银行券商险企数量创新高 金融机构为何热衷

2017年,新股发行的常态化缓解了IPO“堰塞湖”问题。不过,在IPO审核加速的背后,不少金融机构排队的身影出现在IPO的排队阵列中。

截至2018年1月19日,证监会受理的480家IPO首发企业中有17家银行、8家券商,创下了近年来排队数量新高。此外,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和中国华融资产管理两大“巨无霸”也现身排队序列。

有不少业内分析人士认为,银行、券商、信托等金融机构蜂拥IPO的背后,是对资本金的迫切需求。在严监管的背景下,金融机构急需补充净资本以符合流动性监管指标要求,从而扩大业务规模、增加收入。有哪些金融机构在排队“等上市”?他们又为什么纷纷要奔向A股?

银行、券商和险企排队IPO

资金需求旺盛的金融业,2018年上市热情持续高涨。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目前在A股排队IPO的银行数量已达17家。其中,包括徽商银行、厦门银行、重庆农商行、西安银行等在内的10家中小银行拟在上交所上市;郑州银行、苏州银行等7家拟登陆深交所。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重庆农村商业银行(03618.HK)、徽商银行(3698.HK)、浙商银行(2016.HK)等6家银行属于从H股转回A股。

从资产规模看,截至2017年上半年末,17家拟上市银行中,有11家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

同时,一些中小银行选择登陆港股市场。1月18日,甘肃银行在港交所成功挂牌,股票代码2139,开盘报2.83港元/股,成为西北银行第一股。

除了银行排队数量越来越多之外,券商也在等待闯关IPO。统计显示,目前待审的券商有9家,包括中信建投证券、天风证券、中泰证券等。1月12日晚间,证监会核准了华西证券等3家公司的IPO首发申请,如今A股上市券商已达30家。

除了多家银行和证券公司在排队候场外,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和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这两家金融业的“航空母舰”,也现身IPO排队阵列中。根据已经公布的方案,中国人保的融资规模有望达到140亿元,中国华融IPO募资近200亿元。最新审核情况显示,两家企业均处于“已反馈”阶段,且皆拟登陆上交所主板。

上市速度待考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虽然有421家公司实现上市,但银行业仅有成都银行首发通过。

目前,在证监会A股IPO排队的17家银行中,有12家是城市商业银行。

此前,城商行上市曾一度停滞。2007年,北京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登陆A股市场。然而,随着规模、资产进一步扩大,跨区域扩张加剧,城商行的风险逐渐显露,引起了监管层的警觉。2011年两会期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曾指出,小银行跨区域经营从城镇化角度讲是好事,但银行跨度成本也会增加,不应盲目求大。

尽管城商行上市之情殷切,在此后近10年,A股市场始终未能迎来第四家城商行。

2016年8月,城商行IPO的大门重启,江苏银行、杭州银行和上海银行等9家银行成功登陆A股市场。2016年末,11家银行加入排队名单。

“总的来说,城商行盈利情况都不错,它的规模比实业大,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就比较多。这么多银行来排队,主要是资本市场口子开了,大家蠢蠢欲动,许多满足条件的就去证监会申报材料。”重岳资本合伙人肖鹏对《中国经济周刊》直言,“上市后资本金会有比较大的提升,股东会有市场化退出渠道。”

不过,中小银行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

徽商银行早在2010年就启动了上市工作,但在A股市场的排队名单中等待了两年多仍杳无音信。2013年11月,徽商银行转道H股上市。2015年6月,徽商银行再次提交A股上市方案,但股权纷争又让其IPO之路戛然而止,直到近期人事调整完成后,才重回IPO序列。

成都银行则先后3次遭遇“中止审查”,直到去年4月中旬才再次归队。

大连银行更是从2007年就启动了上市工作,但受行长被抓、大连实德等股东债务危机等影响,在初审阶段即申请终止审查,上市之路最终偃旗息鼓。

“从上市环境上讲,我国A股IPO尚属于核准制,尽管目前排队IPO的银行已达数十家,但大多还处于‘已受理’阶段,真正通过发审会、取得发行许可的银行寥寥无几。即使接下来的审查流程顺利,排队IPO的银行取得发行许可也需要到2018年下半年以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他分析称,2018年银行业能否迎来上市潮主要取决于银行业的发展状况和上市环境。从银行业的发展状况看,银行业的基本面向好,净利润增速略有回升,资产质量压力趋于稳定。但另一方面,银行业的发展速度将有所减缓,无论是资产和负债规模,还是营业收入增速均呈现下降趋势,部分银行可能将由于净利润增速下降(主要源于息差缩窄、不良资产对利润的侵蚀)、ROE下降(主要源于杠杆的下降)等因素,影响其IPO进程。

资本充足率承压

在业内人士看来,与此前相比,目前银行利润空间逐渐被压缩,不良贷款率大幅升高,越来越多的银行面临资本金不足的现状,不少地方银行希望通过登陆资本市场融资满足自身资金需求。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城商行IPO,一是为了解决城商行股权结构的历史遗留问题,二是出于补充资本金的需求。“城商行大多是上世纪90年代城市信用社的大杂烩,其历史遗留问题包括股权结构、留存坏账及网点人员整合等问题。”董登新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重岳资本合伙人肖鹏说,城商行上市往往要实现股东清理,由于城商行大多从城市信用社改制而来,其股东背景与资质显得比较复杂。“审核关注的重点,还在于银行的股权结构、风控问题和资产质量。”

在监管层面上,资本管理是商业银行监管体系的核心指标之一。2018年伊始,央行、银监会密集出台多项监管政策,一个重要方向便是强化对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强监管所带来的资本补充压力不可小觑。

1月5日,银监会出台《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提高了单家银行对单个同业客户风险暴露的监管要求,明确了更为统一、量化的多项挂钩资本充足率的具体指标,更加强调资本约束。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此次冲击A股的不少银行,其资本充足率都逐渐逼近监管红线。

郑州银行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59%、8.61%和 12.08%;威海银行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7.99%、8.01%、11.13%;江苏紫金农商行也面临着不小压力,截至2017年6月末,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44%、9.44%和13.76%。

一位商业银行业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坦言,中小银行扎堆上市,主要目的是为了融资,希望提高资本充足率,抵消部分不良资产。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分析说,银行优化资本管理应当“开源节流”,“开源”即丰富资本补充途径,“节流”即进行资产信用风险的结构性调整和有效管控。“具体来讲,一是转变盈利模式,注重轻资本业务的发展;二是资产端上重视标准化债券产品的盈利贡献;三是规范公司治理,通过留存盈余转增资本金、引进战略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筹资、发行长期次级债券等内外部方式并举,多渠道及时补充资本。

对于银行股扎堆上市的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研究员尹中立近日发文称,金融类公司具备了内源融资的能力,应该把IPO资源更多地向非金融类公司倾斜。

尹中立分析,截至2017年底,在国内上市的银行股有25家,上市的证券公司有34家,这些金融类公司虽然数量不多,但市值很大,总流通市值已超过10万亿元,占沪深两市总市值的比重近20%。将大量的资源配置到金融行业,挤占了其他行业的融资需求,加剧了金融业的脱实向虚。

尹中立认为,如果不加控制,进入IPO排队的银行数量还会不断增加。除业务模式有创新的银行外,其他业务同质的银行应该从严控制IPO,让更多的高科技企业快速进入股票市场。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